狡兔131

SamaraWings:

3ce 九色眼影 overtake

这次不知道为啥拍下来眼下颗粒没有之前那么明显,所以……第一次没有用facetune磨皮,很忐忑了😨

我觉得3ce彩妆mood recipe这个系列的东西都做的比那些黑色壳子的好很多诶👍🏻


🌟步骤简述:

①.图二上面两张——先用1号色填满眼尾三角区,余粉填眼头三角区,再晕开,带过眼窝轮廓处。轻沾抖掉余粉填不下眼影。

②.图二下面两张——沾取二号色加深眼尾和眼头、下眼影,不要超过一号色范围。

③.图三上面俩是拿一把扁头眼线刷沾取三号色描一点在眼尾处当眼线色。下眼影这里我这个色是离开眼尾一点距离再开始画的,我觉得这样能有点眼尾向下走的效果,然后手指沾四号亮片色拍一点在眼皮上。下面两张是补了眼线睫毛。


这个我买来180左右,这个价位九色这盘真的hin不错,也不太飞粉而且好晕染,新手也不容易出错。




结束🔚

每一个小流浪都是一个奇迹呀

市井喵和无人岛:

之前曾介绍过的一只暖黄喵 回顾链接

这是小时候被抛弃的暖黄喵,暖黄喵小时候这副饱经风霜的模样看着让人觉得心疼……

也幸亏附近的居民给它照料,才能长成现在的大暖黄(图10)

上帝给它关上了一道门,但是给它留了一扇窗。

暖黄喵如此乐观地活着。

D酱看着真神气!

菠萝乔少爷:

为坚强的d酱祈福!❤💪

Dessie&I:

记得喵/Remem-purr.Day83

老猫咪坚强地挺过了提前的化疗,对新药适应良好,从氧气病房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两个礼拜里第一次有了很好的胃口。昨天探视时精神极了,满笼子溜达,还主动去蹭兽医姐姐。医院要再观察她两天,就可以回家了。

谢谢小伙伴们在D酱住院期间的祝福😽

人生不过是一个旅程,一个不断行过死荫的幽谷的旅程;可昨天抚摸着老猫咪温暖的皮毛,少有地衷心觉得,这充满苦难的旅程,也不是全无可恋。

年糕这个脖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菠萝乔少爷:

好奇满满的一天又开始了🌝

普洱的这个脸型真的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愈发和年糕一样逗比,汤圆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可爱呜呜呜呜呜呜。

菠萝乔少爷:

表情包放送时间~💝

盆友们要用熊孩子们做头像或表情包不用问我的,拿去就好,谢谢大家喜欢他们~😂😂😂

但是普洱竟然是个尖下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菠萝乔少爷:

眼神越来越像年糕哥哥的黑妹...🙈

老猫咪加油啊!

Dessie&I:

记得喵/ Remem-purr.Day 80

Dessie今天很努力地吃了一整包奶酱,两脚兽打开了第二包,老猫咪又舔了几口。大概知道下周很快要做化疗,需要贮存一些体力。

周日白天的急诊总是压抑,匆忙又混乱。可老猫咪却很淡定。尽力吃几口奶酱,认真舔毛,枕着两脚兽的前爪睡个午觉,然后起来喝水,用眼神提示两脚兽该挠脖子了。这是老猫咪给我的心灵财富:有时候,有条不紊地生活下去,就是在打美好的仗。

【杀破狼24h产粮合集】踏秋采萸卷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哦豁,这是什么,太厉害了=口=


-江湖夜雨-:



对着美丽的菜单吃饭!快乐∠( ᐛ 」∠)_


椿之庭:



  



  


【BGM点我❤】

  


❀重阳节杀破狼24h活动至此已圆满结束❀

  


❀向全体百忙之中产粮的老师们致以感谢,辛苦了!❀

  


❀感谢 @鱼泡颂云 老师的全程策划及活动当日的跟进,感谢 @塌叔 ° 老师预告海报及合集海报令人惊艳的美工❀

  


❀预告海报文案出自 @沅止 老师,合集海报文案出自 @椿之庭 ,请杀破狼女孩们收下我们的彩虹屁❀

  


❀该合集向杀破狼女孩们献上重阳小礼,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最后的最后——我们正月十六,不见不散!

  



  



  



  


雁落旻天熹色起,低映春情里。

  


闻榭下笙歌,庚落昀兮,帐暖鸾叠许。

  


灵台夜雨连云际,碧浪翩翩倚。

  


醉梦里三千,轻捻茱萸,重九翻云雨。

  



  



  



  


❀万里长卷至庚昀❀

  



  



  


00:00  @毛糰小劍劍             ❀绘❀【踏秋采萸绘卷·始】 条漫

  



  


00:30  @3蓝诺3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 条漫

  



  


01:00  @岁几何白                ❀文❀【暮雪白头】文卷·始

  



  


02:00  @Necoya                 ❀绘❀【踏秋采萸绘卷·三】条漫

  



  


03:00  @吃粮                       ❀绘❀【踏秋采萸绘卷·四】页漫

  



  


04:00  @花间须掷-              ❀文❀ 【北雁归巢】 文卷·二

  



  


05:00  @啄米                      ❀绘❀【踏秋采萸绘卷·五】单彩

  



  


06:00  @刀枝🌸                  ❀文❀【浮世见】 文卷·三

  



  


07:00  @海了那个鲜儿        ❀文❀【辞青】 文卷·四

  



  


08:00  @之所舣                  ❀绘❀【踏秋采萸绘卷·六】单彩+页漫

  



  


09:00  @属芜菁                  ❀文❀【重灯】 文卷·五

  



  


10:00  @珹白                     ❀绘❀【踏秋采萸绘卷·七】 【云雨番外】单彩九宫

  



  


11:00  @青青头顶能跑马    ❀绘❀【踏秋采萸绘卷·八】 单彩

  



  


11:30  @青小柠                  ❀文❀【重阳今日是,登高只待君】 文卷·六

  



  


12:00  @塌叔 °                   ❀文❀【揉香弄】 文卷·七

  



  


13:00  @清风颂君              ❀绘❀【踏秋采萸绘卷·九】 单彩

  



  


14:00  @時玖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单彩

  



  


15:00  @樱花冻柠檬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一】单彩连珠

  



  


15:30  @叁彻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二】彩条

  



  


16:00  @沅止                     ❀文❀【淡风烟】 文卷·八

  



  


16:30  @巫山与云              ❀文❀【出猎】 文卷·九

  



  


17:00  @-江湖夜雨-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三】单彩

  



  


17:30  @大檸檬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四】 页漫

  



  


18:00  @椿之庭                 ❀文❀【一池春】 文卷·十

  



  


18:30  @枕酒漱石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五】 单彩

  



  


19:00  @鱼泡颂云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六】单彩连珠

  



  


19:30  @🌸只谈风月🌸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七】单彩

  



  


20:00  @凤...嗯来仪了       ❀绘❀ 【踏秋采萸绘卷·十八】单彩三玉

  



  


20:30  @江海三年客         ❀文❀【竹马】 文卷·十一

  



  


21:00  @鹤相欢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九】单彩四季

  



  


21:30  @+LC斐尔+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十】单彩+彩条 附文卷

  



  


22:00  @江月何曾皱眉      ❀文❀【昭昭】 文卷·终

  



  


22:30  @一座城池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一】条漫

  



  


23:00  @害谷                   ❀绘❀【踏秋采萸绘卷·终】单彩

  



  



 

For a street cat named Jesse.

看着好难过呀

Dessie&I:

我失去了Jesse。


她并不是我的猫,至少没有人承认。Jesse不是任何人的猫,合法拥有她的人,大概在两三年前抛弃了她。城市街头的生活很危险——Jesse的尾巴是折断的,后来应该是自愈了,但是形成了畸形,像道闪电的样子,目测是被自行车轧断的。可能是那次九死一生,加上被抛弃的经历,让Jesse并不亲人,除了我,远远看见其他人就嗖地逃开躲起来。


可城市街头生活也很艰难。她一定很饿,所以在我喂Dessie时被食物香味吸引跑了过来,发现没人伤害她,还得到食物,隔了两天又来了。后来就天天都来。到底多次伤害的心理阴影还在,只有吃饭时给摸一摸,然后就不许我接近半米之内了。可看他吃完就飞速绕开我跑远一点儿,坐在阳光底下舔着爪子洗着脸,那份掩盖不了胆怯畏惧的小傲娇,让人心疼这只断尾巴的猫咪。


或许在普通人眼里,Jesse不亲人,不撒娇,见人就跑,并不是一只讨喜的猫咪,可不算长的接触里,很快就发现她是一只敏感细心又善良的好猫。Dessie大概五六年前生过一窝小猫,其中有三只三花,我怀疑过Jesse会不会是她的孩子之一,被抛弃后又回来找妈妈(后来被有养猫经验的小伙伴指出,猫只在哺育期能认同自己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两只猫咪总是彼此照应体谅。


Jesse是只壮年猫,饭量比较大,刚开始喂时因为Jesse是忽然出现来吃饭的,没有准备两个碗,为Dessie准备的碗又不大,Jesse总让Dessie吃个差不多,然后她再去大吃大嚼时,Dessie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两个猫从来不抢。很快发现Dessie身体有很多病时,就给她订购了调理身体、无须咀嚼的老年猫粮,Jesse好奇地挤过去也吃,我轻轻搬一下她的前肢把她放在她自己的碗前,两三次她就明白了,那是特别给Dessie的猫粮,不能在Dessie吃的时候过去要。Dessie食量小,一标准份经常剩一些,Jesse想吃也会小心地贴着地慢慢靠近,见我没有再阻止她吃Dessie碗里的饭才放心地打扫干净。


即使在街头流浪了好几年,她的皮毛却总是很干净,尤其白毛,雪白得发亮,正午南欧的太阳的洒在上面,会明亮得晃一下人的眼。深邃又洞悉一切似的眼睛,像童话里那种充满智慧的魔法猫咪,洗脸的样子骄傲又矜持,却不让人觉得冷漠,会让人想到KSM里的梅林。


特别晴好的午后,两只猫会依偎在一起晒太阳。那个时候,即使知道可能性并不大,我也更愿意相信Jesse就是Dessie几年前生的那窝小猫之一。这样她们就有了多一颗在这世上爱她们的心,多了一份微小却毫无保留的爱。


我给Dessie取了名字后,没有两天,就决定也给她的三花小伙伴取个名字。对于动物来说,名字意味着责任。我想如果我能走出现在事业的低谷,拥有自己的房子(至少是条件好些的允许养宠物的租住公寓),就两只一起收养;如果不能,也一直都会喂她们俩。那天去喂猫的路上听着耳机里《吃鲷鱼让我打嗝》的有声书,恰好Jesse老师也爱猫,这只猫咪有些panic的性格和初识不太信任人类的样子也颇像他,就取了这个男生女生都可以叫的名字。


9月的倒数第二周,本来怕人的Jesse忽然主动来蹭我,即使没有在吃饭,也放任我尽情摸她皮毛。惊喜的我试着把她抱在怀里,她也没有挣扎。我开心极了,以为她是开始接受我了。Shirley姐还开玩笑说:她觉得你一定能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决定要跟你和Dessie一起走,开始新生活了呢。


如果是这样多好。


可惜,这个世界鲜有童话。


就在她肯让我抱的第二天,我注意到Jesse嘴边有道类似发炎的伤痕,可她又恢复了之前的脾气,不再给靠近半米之内。街头流浪动物受伤很经常,青壮年猫咪自愈能力很强,我以为是她和别的动物打了架,或被铁丝篱笆之类划的,想着第二天要是恶化了就跟兽医买点儿抗生素给她加在罐头里。第二天她吃的不多,可是仿佛嘴巴没有恶化,我有点放心了,结果第三天,她就没有来吃饭。


第四天是周日,我去喂Dessie,隔着上锁的院门,远远就听见她凄厉的叫声——她从来没叫过那么大声,哪怕被大狗威胁,那是动物特别痛苦或特别绝望时才会发出的叫声。等我靠近,她艰难地挪到院里一盆不知道谁放在那里多久了的脏水旁,像疯了一样喝了好多已经发绿的脏水,然后缩回房车下的干草“床铺”上躲起来,不再像往常那样回应我喊她的名字。为了看清她身上有没有外伤,我特意回家拿了数码相机,因为离太远,拍到的只能看清身上没有血、脸特别脏。那是个公假长周末,街坊大半去度假,有那个荒废院落钥匙的只有一家有人在家,是个点头之交的中年男人。我解释了半天有一只猫在院子里病的很严重,需要看兽医,请他开一下院门,但是他推三阻四地坚决不肯,借口竟然是“其他有钥匙的邻居可能不高兴我这么做,我不能得罪他们”,最后他勉强答应发个whatsapp给旁边一户对流浪动物心存怜悯、时常喂一下流浪猫的女邻居,让她回家时看一眼。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和Jesse、和Dessie一样,都是这个大到可怕的世界上,渺小到可怜的微尘。这只是我们在流着泪请求时,被冷漠拒绝的无数次之一。那道锈迹斑斑的铁门里,Jesse吃力地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清澈的绿眼睛似有泪痕,我看着她又重新睡下,只能确定,她尚有呼吸。一个小时后我又回来看了一次,Jesse尚在,没有变化,我想第二天早上大概可以找到人开门,但是第二天一早,她已经不在那里了。


后来的两周,我每天都无意义地在喂猫时问Dessie“你有没有看见Jesse呢?你也很想她对吗?”,Dessie有时会拱拱我的手,好像在说是,又好像要告诉我什么。可惜我不懂。


我依然每晚为她们两只喵祷告,并求上帝让Jesse能回来。直到今天,喂猫时遇到给这院子房东看房的老大爷,告诉我Jesse其实10月1号那个周日的晚上就已经死了,只是发现的邻居这些天一直没有在家住,他也是昨天才知道。


没有人知道9月24号之后的一个礼拜中具体发生了什么。最后那位邻居是在自家和那院落相通的仓库里发现的她,当时她已经奄奄一息,已经不睁眼。那位妇女叫来一个自己认识的兽医技师,为她检查发现她的免疫系统其实几周以来一直在逐渐衰竭,然后应该就是9月的第二周或第三周,怀上了孕……这对于免疫系统衰竭还生活在街头的猫咪是致命的。这样的情况只能送到高端动物医院的动物ICU,显然当场没有人会愿意承担这个昂贵的费用。于是技师为她打了一针,让她永远告别了这个几乎没有善待过她的世界。


离开的那天,她只有五岁左右,腹中怀着2-3周的小猫,带着一条被自行车轧断的尾巴,无尽的疼痛,和绝望的心。


我抱起Dessie,抱了她很久,Dessie也在那里,听着那位老大爷告诉我Jesse的死讯,她这么温柔,大概想用她唯一能做的安慰我吧。她小小的心脏在我心口跳动,我忽然想起那天,不亲人的Jesse忽然让我抱,她的皮毛和心跳,也是这么温暖——那种温暖,是实实在在,毫无保留的,就像它们的爱,永远不用怀疑有多少算计多少功利在里面。


大概那天,灵性如她,已经预感自己时日无多,在用她的方式向我告别吧。


直到打开电脑看到那不多的几张Jesse的照片,再次面对那双漂亮灵气的眼睛,和干净好看到像油画的皮毛,我才哭出声。然后我哭着写下这些字,或许这是我最后能为Jesse做的——本来,我也没有能为她做什么。我不停地在想,如果她遇到的不是瓶颈期、低谷中无能为力的我,如果我懂兽医发现她很早就病了,如果我一见到她就捉她去做绝育不让她经历这次致命的怀孕……或许,她会活着。


可是就像世界上鲜有童话,世界上也没有如果。


亲爱的猫咪,对不起,在你吃Dessie的处方猫粮时我还对你说“你不需要吃这个”,那时候你也在生病,身体很难受吧,但是你不凶,不挣扎,默默接受了安排,很听话地吃着分给自己的罐头。对不起,我总在担心年老多病的Dessie,没有分一点儿心给你,如果我多观察,是不是能发现你也在生病……


亲爱的Jesse,天堂一定有很多你最喜欢的果冻牛肉罐头,没有会抛弃你、会用自行车轧断你尾巴的恶毒人类。你在那里会很安全,很快乐,再也没有疾病,没有饥饿,没有危险。


若有来世,我衷心祈祷,你自出生就遇到像爱猫的Jesse老师那样的好主人,他有最温柔恒久的爱,并有与这爱匹配的能力,为你提供一个好家。


如果……如果这次有如果,你不嫌弃,你还记得,请让我在有能力为无家可归的动物提供庇护的时候,遇到一只有着雪亮白色皮毛和灵动大眼睛的小三花,我会知道那是你……这一次,让我早早遇到你,赶在恶毒的自行车之前,赶在可怕的疾病之前,我会给你买属于你的漂亮食碗水碗,一定让你吃你想吃的任何罐头,给你一张洒满温暖阳光的小沙发,然后,再次喊你Jesse。


这次,请允许我将你久久的、温柔的抱在膝头,为你念Jesse的书。


You were not "nobody's cat", you were my Jesse.


Dear sweet Jesse, I love you. We love you. 


R.I.P.



这张图,是Jesse因为饿,第一次壮着胆子跑出来和Dessie一起吃饭。那时我还没有给Dessie买单独的饭碗,是用一只空的日餐盒子喂她们的。



然后就带了一只茶杯托喂她成年猫添加蔬菜的罐头。





Jesse很聪明也很懂事,几乎立刻就知道不能去抢Dessie的处方罐头和肉块。



她曾经被人类那么残酷地对待,可是只喂了第二次就给摸,虽然有些panic,但确是一只温柔的猫咪啊。



又准备了一只闲置的饭盒做Jesse的碗,可惜她并没有使用好久。看房子的老大爷告诉我她的死讯时,我喂猫的篮子里,还装着她的饭碗以及她喜欢的果冻牛肉罐头。她渺无音讯的两个礼拜,我每天都带着这些,希望她能再次出来吃饭。明天,我不用再带着了。


可我会保留着那个小饭盒,我会记得在每年的10月1号,买一箱果冻牛肉罐头,捐给流浪动物救助站,以Jesse的名义。Jesse这么善良,她应该很开心,那么多无家可归的猫咪和她分享了她的最爱。





有时我带一份不分年龄的零食罐头来,她们两个猫就挤在一起吃,即使碗很小,也从来不会打架。Dessie总是让着需要吃更多的Jesse,而Jesse绝不会一个猫独吞所有肉。



给我抱的第二天,Jesse的嘴巴就出现了免疫衰竭发病的伤口。但我竟然那么无知,完全没想到要立刻带她去看兽医。



最后一次看到的Jesse。她很难受,那么脏的水都渴不择饮地喝下去。我被冰冷的铁门挡在外面,甚至不能给她一碗干净的饮水。想到这可能是她短暂生命里喝到的最后一口水,我觉得,大概会是我一辈子的guilt。


或许,唯一的安慰,就是知道,Jesse现在在一个没有冷漠和伤害的好地方。


我能做的,就是在入冬前,赶紧给Dessie一个妥当的家,真正的家。


天堂的Jesse,一定会化身为Dessie的守护天使吧。


请保佑我们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