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131

掏心窝子说几句,我想我还是应该摆一桌聊斋,你们来吃吗?

奶酪做的奥赛罗:

欸……


从何说起呢。还是先来说说,这片话是写给一直在追着《布里塔尼亚帝国艳情史》的你。


不想看作者胡言乱语的,只想知道文的情报的请直接拉到最后。




最近,我发生了一些事。


大部分不在那个朱修同好群的人可能并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实际上就算在那个群,直到群搬家大部分人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然这件事最多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就不参杂起来说了。


但总的来说,作为一个写文的人的我,被深深的伤了一次。


要说伤到什么程度,大概就是伤到我再也不想写的程度。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不是说这次就这么严重。只是怎么说,我前前后后写的东西,加起来也有近百万字了,本儿也出过,也遇过一段更新评论比本文长的繁华(谢谢CG的小伙伴们),也遇过更新万字一月没有一个回复的寒境。


想说回复真的很重要吧,无论对谁。我当然也知道除了懒得之外,更存在那种太过喜欢不敢说话的情况。但写文的都是普通人吧,简简单单的说一句话喜欢,可能会比自己默默的喜欢到转圈对滋养你爱的作者更有用。这么一想,就觉得似乎不得不鼓起勇气努力了。当然不是说绑架读者,必须留言,若是文字不能带来感触,只为赞美苦劳,那这种怜悯不要才是存进作者进步的正途。




啊………………


说歪了,这次并不是特别想说回复的事儿,虽然这也很重要。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玻璃心也说不定。正是因为出于爱才会更加脆弱什么的既中二又矫情。


其实作者也许比大家想象的的面对更多的恶意,也更脆弱吧。


毕竟虽然这个比喻不合适但是“幸存者效应”?喜欢这种正面的感情比起负面的恶意更难出现在作者面前。甚至不光是作者,而是单纯的的一个人。毕竟想骂你的人对你有恶意的人是一定会发声的,而喜欢则不一定会传达给你。这大概也算是某种社会真理?!啊哈哈。


人是坚强的,没错。但是就像米蕾跟卡莲说的“每件小事一件一件忍耐下来,人也会崩溃的。”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崩溃的大事,但心寒大约是免不了了。更可怕的,人还会不平衡吧,我做了这么多,告诉我喜欢我的文的人也不少。我受攻击的时候怎么都没有站出来帮帮我什么的……事后反省,便觉得自己已经失了平常心。开始像看文的人,表达过喜爱的人索取了起来……


警觉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虽不至于当个圣人,但却也再难原谅自己。


每次写文都会这样,开头总是快乐的。渐渐痛苦起来,渐渐患得患失起来,渐渐失去平衡起来。对于无法全放下自己和自己玩也无法全拿起来的撒泼打滚的自己,感到了绝望。


但偏偏我是这样一副文风。说好听了大概是富丽堂皇,草灰蛇线,说难听了就是又臭又长,既不轻松也不激情。终究不能再快乐结束之前就把文章结束掉。


于是写文也就渐渐的变得痛苦了起来。但每当要放弃的时候,总会有一只两只小手拉住你,这百万字的旅程里,每一只雪中送炭拉住我的手我都记的,但其实每个离开我的我也仍旧记得。有时候心情不好的看到这些拉住我的手,不禁戾气横生。


“我继续写可以,但我真写的时候你们还在吗?”


这句话我始终是不敢问出口。也许有人说,写文就是自己乐,有这些想法就别写。但是我喜欢写啊,但写了我就想要观众,想要共鸣,想要我的剧场坐满了人。虽然只会用不停的写更复杂的故事来吸引观众,既不会宣传也装修不来观影环境,但是我仍然改不了的欲壑难平……




然后等到戾气过了。又觉得会这么想的自己过分到众人都离开也不为过。


毕竟我是把我从恶意者处得来的恶意,发泄到了无辜的善意者身上……她们对故事的善意,应该得到最细心的呵护。不论是我被气得停笔,还是现在写这篇黑泥,其实会收到影响的都是无辜的善意者。


虽然我不是那么重要,但也不能那么妄自菲薄。大约应该还有五六个人,是很在乎这个故事的,顺带也许也有点在意我这个人。


说不出为了你们这么伪善的话,毕竟写作以自我为中心。但我却觉得,是有一份责任。




有事说事的话。


艳情史整个系列很长很长的,曾经和萌萌还有米算过,整个写出来没有五,六十万字打不住。现在写出来的部分,不到五分之一。虽然我们一直都在说要命的前三年太虐了不写,但实际上所有的故事都是已经在大纲里安排好了。


但实话实说我,其实心已经有些凉了,好在还未凉透。


Novocaine写了一年,留言的人来了又走。Pony又写了一年,从CG本篇在冷宫的绝境写到它突然飞天繁花似锦的十年计划。如果我还要继续写下去,估计又一个一年,再接一个一年。除去新作剧情会带来的风险不谈。你问我想不想写,我当然是想的。艳情史的剧情构筑之完整精妙我自己本人也再难创作出第二次。


但这次我不带戾气的问一句,我如果写到那时候,你们还在吗?




当然,话我也不会说绝了。毕竟撒泼大滚说不写了不写了,最后还是拉起来写的事儿我干多了。脸太肿不能再打。作为我人生到现在唯一觉得自己擅长的事,我对讲故事的爱难以状述,更何况是讲喜欢的人喜欢的故事。所以也许就算什么都没发生,甚至再倒霉的遇到恶意,过了几个月我也就自己爬起来写了。


但现在至少我还很犹豫……




------------------跳了的小伙伴,可以从这里开始看-----------------------------------------


那么放下这股犹豫不谈。


来说说今天的终极目的。前几天写的艳情史的幕后解析,有三个姑娘给我留言,说真的很在意鲁鲁到底是怎么修好的。


“三个”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多到我晚上可以想一两个小时了。鉴于还会不会继续写我真的不知道,也鉴于就算我真的继续写了也绝对不可能写完,那么我想给你们一个交代。




从今天开始,到下周五,开设一个限时群。我会在群里把这些在意的剧情一一讲清楚。当然这个内容咱们知道就好就不外传了(虽然觉得就算外传了,也并没有人想听),但万一哪天我又写了呢。


之后这个群就会解散了。能不能看到这篇,能不能加群就随缘吧。当然你说我拒绝大纲剧透,我要等着!or 加群巨麻烦,没那么在乎这个事儿。那放置我完全没问题。就祝我们都好运吧!万一哪天我真写了呢。


如果只是单纯的社恐,但无论如何又想知道。那欢迎你加入,反正之后都会解散。


。不用入群打招呼,不用和大家搞好关系。也不用觉得对我一定要太太啊,大大啊,不能说错话啊,很害怕啊(说真的我最讨厌分大大小小了)。进群!单刀直入你想问的问题,默默听,听完了吭一声表示收到就行,之后自退或等群解散都可以。


那么虽然最后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所以得占个tag,删群的时候就一起删。


入群验证,请带一个艳情史的副标题吧。


群号:457408552

评论

热度(73)

  1. 奶酪做的奥赛罗朱雀鲁鲁炖肉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是不能直接自己转载自己。我已经在默默的汲取了一些力量了谢谢大家!但…嗯,是搞错了一些重点。安慰我...
  2. 狡兔131奶酪做的奥赛罗 转载了此文字